68讲台 > 奇闻 > 奇闻趣事

白浅中春药和墨渊h 墨渊白浅高H 白浅墨渊嗯嗯哦

2018/5/1 17:13:19

白浅中春药和墨渊h 墨渊白浅高H 白浅墨渊嗯嗯哦

白浅和墨渊往昆仑墟走着,白浅便成当年司音的磨样,走到墨渊的前面。面对着墨渊,背着手“师父,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呢”墨渊笑着,淡淡地说“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咳咳”白浅不好意思的,磕了两声,走到墨渊旁边,小声说“那师父有多爱我呢”墨渊拉起白浅的手,仿佛无意识的说着“比你爱我多一点”,白浅红着脸往前走去。
  

白浅中春药和墨渊h 墨渊白浅高H 白浅墨渊嗯嗯哦  

突然雷雨交加,闪电狂闪,天空出现大量黑色的云雾,白浅心知不好,看着墨渊“师父”墨渊看着天空,为了让白浅心安,“无妨”两字刚说出,就听到少绾用单传术,分别传给东华,墨渊,折颜,白止,白颀 ,夜华,本是传给墨初的,但是墨初现在的状况,只有传给当初学了父神传给墨渊的法术的白颀 的话语 “速来灵仙阁,妖神异动,天下大乱”众仙听了皆大惊,片刻的功夫,东华,凤九,折颜,白真,白止夫妇,墨渊,白浅,白颀 ,墨初,瞬间引到了灵仙阁. 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魔界的姜庆,姜庆笑着说“此等大事,且能少了我”少绾微微摇头,看着姜庆“如果你是来帮忙的,我欢迎,如果是别的,我和你不可能”姜庆仰天一笑“我姜庆可不是死缠烂打的人,只是你有权利选择你选择的,我有权利守候我想守护的人”来不及多说众仙神便言归正传。
  
  大家心里都知道,九重天的神仙寿命比人世间要长,但是没1000万年就会有一大劫难,如果渡不过去,天地将会重新进入混沌状态,万物消失,重新开天辟地。而留活下来的,只有天尊。而现在离上次大劫正好1000万年。少绾告诉大家,最近锁妖塔平反出现意象,根据天象推算,就在这一两个时辰,妖神讲破塔而出。大家心里都明白,一旦妖神出世,将是昏天灭地的力量,所以他们必须等妖神破塔后,第一时间杀了妖神,或者重新封印妖神,而妖神的功力及其厉害,当年父神和盘古连手,才勉强把妖神封印,而父神和盘古也因此受了众伤,沉睡了半年之久。而白颀牺牲那次,也只是因为父神和盘身归混沌,法力减少,而这次是妖神自身恢复功力,破塔而出,所有人加在一起也未必,所以现在他们唯一的胜算就是父神留下对付妖神的天地人和阵法。
  
  此阵法的特殊之处在于它不是单一的五行阵法,而是结合了十天干和十二地支,环环相扣,紧紧相连,十天干与十二地支按顺序两两相配,从甲子到癸亥,变幻出六十个变阵。每个变阵分别有风雨雷电火,刀光剑影,虫花鸟兽,春夏秋冬等不同的变换,可谓说阵中有阵,阵中有天地,又根据地支中六大阳支,六大阴支,和天干中的戊、己、庚、辛、壬、癸六仪的结合,分别设立六个守阵人的位置,改变了以甲为元帅,乙丙丁为日月星三奇的文武后方式,反向确定了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
  
  当初父神开学院,就为了把这个阵法传下来,以备不时之需,所以当初学此阵法的人就是墨渊,墨初,东华,折颜,少绾,白止六人,但是墨初现在记忆全失,还好墨初把这个传给了白颀 。所以只能有白颀 替墨初守阵,而夜华毕竟是父神的小儿子,如果白颀 顶不住,夜华还可以暂帮百欣,白浅,白真,凤九,白浅母亲,墨初,分别为墨渊他们助阵。
  
  灵仙阁位于忘川河旁,锁妖塔破塔后,正好是在忘川河旁,所以天地人和阵法便设在忘川河旁,墨渊手拿轩辕剑,东华手拿苍何剑,折颜手弹伏羲琴,白颀 手弹凤凰琴,白止手持射日弓,少绾手拿乾坤袋分别守住六方,白浅手持昆仑扇,凤九手持陶铸剑 ,白真手持指天剑 ,狐后手持射日箭,墨初昊天塔和手持青冥剑的夜华夜华一起,姜庆手持灵犀剑分别守在六方助阵。
  
  霎时间,妖神冲破锁妖塔,破塔而出,“哈哈哈”只见那妖神,仿佛伸了一个懒腰般,看着自己身处的阵法“小娃娃们,算计,我你们还嫩的多”然后随手拿出御天剑,熟练地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休门”杀出,复从正北“开门”杀入,如若正常的阵法,此阵便为破除,守阵人心肺阵亡,但是这个妖神低估了这个父神的力量,只见那妖神进入正东“生门”打入,实际入的是幻化出来的假门。被反弹到刀阵中,墨渊,夜华换走位,折颜狐帝互换阵,白止和少绾互换阵地,又变幻出新的60个六十个变阵。
  
  刀阵中,刀如雨点般落下,妖神一遍用御天剑抵挡刀阵,一遍举起左手结印,“天地君师,刀剑风雨,万物归零,如灵破除”然后发自内力永七星步伐正走五部,反退三步,左走三,右退二,然后向东南发出指力“破”守住东南的白颀,被打中要脉,吐了一口血,“白颀”墨初赶忙扶着白颀,夜华重后面输入内力给白颀,白颀重新归为,趁着白颀吐血,妖神已经进去破除小阵,来到六大阵法,“六星便阵”少绾一声,墨渊,东华,折颜,狐帝,百新同时变换方向,只见妖神来到无知黑缘,妖神智能闭上眼睛,用耳朵去倾听,折颜发出琴阵,妖神受了些伤,转而更加的冷静,几个回合下来,妖神断然已经失去了耐心,加上被关了好几百万年,心神俱疲,又来到幻阵力,妖神用尽所有功力,孤注一掷,强行重死门破除,一瞬间,天崩地陷,山河倒流,妖神,身受重伤,吐血躺在地上,墨渊众神也均被弹出阵外,深受重伤。
  
  墨初手中的昊天塔,自动弹出,在天空中放出七彩光芒,被昊天塔吸入塔中的东皇钟也飞出塔,发出咚咚的钟声,瞬间万物静止,墨渊等均用意念将手中的神器向空中飞去,飞往空中,神器向互有感应般。在天空中,迅速旋转,妖神看到昊天塔是从墨初手中飞出,气的用尽全力向墨初打去,突如其来的掌力,一瞬间就到了墨初跟前,待妖神看清墨初的长相,感觉自己被一个意识所控制,不受控制的叫了句“姐姐”强行收回些掌力,其余全部打向忘川河中,只见忘川河中的水飞起千层浪,白颀赶忙把墨初护在身后,只见那妖神抱着自己的头,面目一会变成小月的形象,一会变成妖神的形象,白浅看着妖神,想起自己看到墨初记忆的时候,“难道当年被墨初教化好的妖神,是在锁妖塔里妖神的一个分散意念”墨渊扶着白浅的“这么看来应该是”
  
  只见天空中突然一声巨响,天地一切恢复正常,妖神逐渐地缩小,最后陆压道君出现在天边,嘴里念着“天地灵气,无形之中,妄念信念,弹指之间,如勒令”,然后把妖神收入自己灵瓶中,神器的光芒飞到墨初体内后,又都回到自己主人身旁,白颀看着昏迷着墨初,甚是伤心,陆压道君在天空清脆的声音说着,“白颀,我那徒儿就交给你了,如果我知道她过的不好,一定会带她离开,少绾,回家”
  
  少绾起身看到妖神解决了,高兴地飞身到陆压道人身后的云上,看着众神“我要和师父去修,不在三教中,不在极乐地。不归人王管,不服地府中。潇潇自在任我游,自自在在散圣仙去了。”说着向众仙挥挥手,便消失在众仙的视线中,留下伤心的姜庆苦笑,凤九看着他们的离去,想着第一次去灵仙阁时看到那副两人悠闲划船的图,突然明白了什么。
  
  折颜他们围上来,给墨初豪迈,墨初突然挣开了眼睛,向白颀眨了眨眼睛“白颀 ,黄泉路上,忘川河中,三生石旁,奈何桥上,我到底有没有见过你,我搜纠结了好几世了”折颜无奈的摇了摇头,白浅听着白颀眼中含泪地回道“见过,一眼万年”白浅笑着看着墨渊,和墨渊手牵着手离开。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