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档案 > 风云人物

朱元璋下旨要贬低一个人 结果竟遭到所有人反对

2017/12/5 14:35:20

  和其他皇帝不一样,朱元璋是那种真正从老百姓起身当上皇帝的,而且拥有着驱除鞑虏恢复华夏的天然神圣性,所以老朱可以说是历史上少有的真正掌握着大权的皇帝。而老朱在当上皇帝后,就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历史上的王朝大都只有数百年的寿命。为了这事老朱是冥思苦想,翻遍了史书,却发现眼前只有两句话:“官家乃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东华门外唱名者才是好男儿!”一下就顿悟了,导致中原王朝几百年一轮回的罪魁祸首出来了。

  从董仲舒给汉武帝献上“美人”使儒术独尊后,儒家经过了数千年的努力,直到韩琦喊出那句话后终于使文官集团成了主政者,皇帝从原先的独享权力变成了和文官们共享权力,至于武将则彻底被打去了脊梁骨。看出问题的老朱自然得解决问题啊,这时又是是建国之初老朱权势最重的时候,阻力也不大。于是老朱就找上了儒家最大的代言人:孔家。

1dc600025a48ae5dce6e.jpg

网络配图

  话说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的头号打手徐达攻下了山东,天下大势到此已定。这时位于山东的辣个名字不能提的家族为了让新王朝不对自己有什么坏印象,当代的“衍圣公”孔克坚派自己的儿子孔希学到徐达那,说自己抱病在床所以派小子来求见皇帝,之后孔希学被徐达送到了金陵。到金陵后,孔希学给老朱上了封奏折,内容大抵是大明王朝好啊大明王朝顶呱呱的套话,最后委婉表达了一下自己父亲病了来不了。老朱看完就彪了:咋地个意思?当初鞑子那会儿你家家主巴巴的就去祝贺了,到我这就是病了来不了,你真是很棒棒哦!这话传到曲阜后,孔克坚当场吓得病就好了,立马星夜兼程赶到了金陵。

  等孔克坚见到朱元璋后,老朱先问他有多大年纪了,孔克坚回说已经五十有三了,老朱“哦”了一声后笑呵呵的道:“爱卿呐,你看你这还没年老就已经病了,朕就不拿官位劳烦你了,你就留在金陵好好养病,朕给你俸禄。不过呢圣人的子孙不可不学,你的儿子应该好好学习来宽慰朕。你看朕对你够意思吧。”老头一脸懵逼的听完,心里狂骂:“老子在山东一大片土地缺你那点俸禄,就你定的那点俸禄打发叫花子呢,而且我当初在元朝可是国子监祭酒啊!”欲哭无泪的孔克坚接完旨就被自愿留在了金陵,而老朱也算是完成了打压儒家的造势第一步。 大明开国皇帝朱元璋单挑儒家教主的第一回合,老朱优先取得一分。

朱元璋10.jpg

网络配图

  孔克坚被留在金陵的第二年,老朱趁势发起了对儒家的新一轮攻势。洪武二年(1369年),明太祖武皇帝朱元璋颁布圣旨曰:“孔庙春秋释奠,止行于曲阜,天下不必通祀。”#到底该不该在天下祭祀孔子#瞬间被顶上了大明第一热搜榜,连被赶到北方的鞑子们都表示很关注这事。对除了曲阜外的老百姓来说,祭不祭祀孔子这事其实和俺们没啥关系,俺们关心的是能不能吃饱饭。所以在这次事件中,老百姓可以说是免费看热闹的。但文官读书人们可就炸了锅,“WTF?不让祭祀至圣先师了,这破朝想玩完么!”“呸,昏君!”“此事若不解决,有何面目到地下去面见至圣先师,我辈读书人当伏阙上书!”后来老朱留下了一道“天下事天下人可议,独生员不得议”的祖训。

  刑部大佬钱唐伏阙上书:“夫子可是教化万世的圣人,天下无人不尊孔,所以天下人祭祀孔老夫子是国本,不可废呐陛下!”老朱瞬间被这钱大佬这逻辑给雷的不要不要的,心里想:“老钱,你可是我手下重臣啊,就是这么拆我台的,这时候另一个叫徐程的侍郎也上书说:“从古到今,只有社稷、三皇和孔子被祭祀,没有社稷、三皇就没有人民,没有孔子就没有道统。尧、舜、禹、汤、文、武、周公,都是被人称赞的圣人,牛逼吧?但是额跟你讲,这些人跟孔夫子比都是渣渣,孔夫子以道设教,微言大义,师表万世巴拉巴拉巴拉(原文过于冗长,容小编在此省略~),现在天下人都读夫子的书,不让祭祀夫子,哼哼,老朱你可要考虑清楚利害关系。”

朱元璋11.jpg

网络配图

  边上一群御史言官一看:哟呵,隔壁兄弟都上了,咱们也不能弱了风头啊,我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正当一群御史跃跃欲试准备痛打落水。。咳咳。。给英明神武的陛下提建议的时候,老朱一拍桌子,龙眸一扫,激动的御史们马上乖的跟个鹌鹑似的。老朱是啥人?那可是白手起家把纵横欧亚的蒙元打成弱鸡的猛人,面对满朝的非议,就是一个态度: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于是这道旨意就被强硬推行下去了,文官们下朝后都不约而同的在心里骂了句“呸,昏君,臭不要脸!”这一回合,老朱暂时取得了优势。

  老朱的旨意被强硬推行后,天下的读书人跟死了娘一样。这事越闹越大,终于,位于山东曲阜的辣个名字不能提的家族出手了。于是,今天一老头跑来跟老朱说“大佬咱商量个事呗,你不能这么搞,咱按规矩来好不好!”后天一老头抱着孔子牌位颤颤巍巍的就等着某个机构来杀他,到后来深受儒家熏陶(洗脑)的太子朱标也来给老朱上课。这时的老朱可以说真正诠释了“孤家寡人”这四个字,强硬如老朱,最终无奈妥协收回了旨意。这一回合老朱完败,那个名字不能提的家族在背后冷笑道:“哼,跟我斗还嫩了点,老子这两千年屹立不倒是白混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手机版-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