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情感 > 大手攀上高峰 捏着她的饱满

大手攀上高峰 捏着她的饱满 双手揉住那对大玉兔 双手揉上玉兔

李学智是附近出了名的模范丈夫。不仅在外有着体面的工作,在家更是洗衣做饭家务样样全包,街坊邻里都十分羡慕他的妻子王雅彤。

  李学智和王雅彤是相亲认识的。仅仅第一次约会,李学智就对身材高挑、端庄稳重的王雅彤产生了好感。他觉得,王雅彤是那种适合娶回家的,温柔贤惠的好姑娘。

  于是经过短短半年的恋爱,两人就结了婚。婚后的生活十分幸福,王雅彤确实是个好妻子。在外给足了自己面子,总是维护着自己的形象;在家也知道孝敬公婆,家里大大小小的人情往来几乎没怎么让丈夫操过心。

大手攀上高峰 捏着她的饱满 双手揉住那对大玉兔 双手揉上玉兔

  只是李学智一直觉得,妻子与自己之间总有着那么一丝“距离感”。她对他客客气气,似乎总在刻意的疏远着他,这让李学智觉得自己始终没有走进妻子的心里。

  看着枕边熟睡的妻子,李学智在心底嘲笑着自己的多疑,告诫着自己不要瞎想。

  今天是周六,天气特别的好。妻子约了闺蜜去逛街,早早就出门了。李学智看着窗外的阳光,便抱起了被子准备到阳台上曝晒。

  趁着阳光,不如把床单也换了吧。李学智心想着便扯掉了脏掉的床单。随着他的扯动,一个褶皱的病历本从妻子睡觉那侧的床垫下掉了下来。

  翻开最近的一页,他发现妻子上个月背着他做了一次药物流产手术。

  怎么会……因为两人目前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自己每次保护措施都做的很好,不可能中招的。妻子为什么会怀孕,为什么不与他商量就做了手术,又为什么会藏起来这本病例?

  李学智只觉得头脑发胀,一个没站稳,坐在了床沿上。

  王雅彤进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8点了。

  “哎呀,我不是说了晚上不回来吃了吗?还做这么多菜。”一进门,她就看见李桌上摆了满满一桌菜,炖排骨、黄花鱼,甚至还炖了一大锅鸡汤。

  “吃过了再吃点吧。外面的食材不好,你刚做了手术,多补补身子。”李学智声音很轻,他紧紧盯着妻子,有些害怕面对妻子将要做出的回应。

  “哐当”一声,王雅彤手里的鞋子掉在了地上。

  “啊……你,你知道了?我,我怕你担心就没说嘛。咱们不是现在还不想要孩子吗?”妻子惊慌失措的反应让李学智的心底彻底凉透了。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一定是出轨了。

  “下次记得跟我商量一下,至少要告诉我,我好给你补补身子。”李学智几乎是耗尽全身气力,装作平静的水旜了这句话。

  当一个想法在心底扎根,就会肆意的开始疯长。

  李学智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妻子出轨的念头,开始监视起妻子的一举一动。

  可是两周过去了,妻子全然没有离开自己的身边,每天下班按时回家,周末也没有再约朋友出门。李学智心里犯了嘀咕,难道是自己错怪了妻子?

  “学智,我明天要去加班。今天下班前客户临时下的需求,真讨厌,明天还得加班。”饭桌上,妻子皱着眉头抱怨着。

  也许是萦绕在脑海中那个挥之不去的念头,李学智从妻子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慌张。

  “客户的需求嘛,没有办法。辛苦你了,想吃什么?明天我给你做。”

  “明天再说吧。估计可能要忙到很晚,不一定回来吃饭了。”

  “哦,那好吧。注意身体,别累着。”李学智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妻子碗里,叮嘱着。

  看着妻子一脸幸福的模样,一个可怕的想法在他的心里酝酿着。

  看着6点就起床梳妆打扮的妻子,李学智再也无法继续装睡了。一股火气压在心口,他差一点就爆发出来。

  忍住,忍住。不能让妻子起疑心,打草惊蛇就不好了。他走进厕所,点了根烟,试图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

  “我出门啦!”妻子欢快的声音隔着玻璃门传来,他叼着烟还没来得及回应一句,妻子已经迅速关上了门。

  你就这么……急着去见他吗?李学智痛苦的抱住了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拳锤在了厕所的瓷砖上。

  花冠酒店。

  感谢智能手机的时代,让他如此轻易地就能掌握妻子的行踪。

  看着出门后就迫不及待直奔酒店而去的妻子,他的心彻底的碎了。

  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呢?他那么衷心的爱着妻子,尽全力的宠爱着她,照顾着她,还有什么让妻子不能满足的地方呢?

  他想不通,他真的想不通。

  到底是谁?勾引走了自己的妻子?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中满腔的怒火,冲出家门,开车奔向了花冠酒店。

  当陪同捉干的几个哥们儿合力砸开了酒店的房门时,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妻子身旁的男人,竟是妻子的表哥,他的大舅哥——高旻。

原来妻子对他的客气与疏远,不过是因为她不爱他罢了。

  王雅彤在16岁那年,考上了表哥高旻所在的高中。虽说是表哥,但其实两家的血缘关系已经不是很近了。但毕竟是亲戚,已经上了高二的高旻对刚上高一的表妹自然是百般照顾。

  情窦初开的王雅彤,就这样爱上了他。

  面对王雅彤热情而猛烈的追逐,年少的高旻最终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情感,与表妹一起双双坠入了爱河。

  从高中时代开始,两人便一直保持着非同寻常的恋爱关系,直到两年前,高旻迫于家里的压力,结了婚。

  “我们分手吧,我下周就要结婚了。”高旻特意约王雅彤来到了高中的操场——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高旻希望两人的关系能够在这里,善始善终。

  王雅彤没有说话,只是缓缓拉起了高旻的手,轻轻放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明白过来的高旻抱紧了默默流泪的王雅彤,力气之大仿佛要把她嵌进自己的身体。

  即便在一起是错误,他也不要失去她了。

  王雅彤之所以嫁给李学智,不过是因为家里逼婚罢了。

  他不过是她用来搪塞自己父母的借口而已。看着被捉干在床的妻子,瞪着自己那满脸愤怒的样子,李学智觉得一切如此可笑。

  拿到离婚证的那天,如释重负的李学智觉得整个人像是被大雨冲刷过后的天空,完全的放了晴。

  想想一年前在这里领到结婚证时的喜悦,再回头看看自己这一年的婚姻,他觉得一切如此荒唐而可笑。

  因为他的缘故,王雅彤与高旻的事闹得天翻地覆。小小的城镇哪有什么秘密,不过短短几天便闹得满城风雨,两家人丢尽了颜面。

  走出民证局的大门,李学智走向了自己的小车。

  一个瘦弱的女人站在他的车位前,看见他走过去,眼神焦急却又有些犹豫的,试探着向他迎了过来。

  “您是?”李学智觉得女人似乎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最近的事牵扯了他太多的精力,记忆力是大不如前了。

  “我是……高旻的妻子。”女人低沉而沙哑的声音,轻得仿佛刚一张嘴就散在了空中。

  李学智愣了,眼前的女人与记忆中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明明春节串亲戚时,她还抱着刚出生的孩子,白白胖胖的满脸都是喜气,怎么短短几个月就憔悴成了这副模样。

  “你为什么,要水旜来……”女人紧紧的抓着他的衣角,通红的眼眶中,双眼布满了血丝。

  原来,这一切她早就知道。只是她为了孩子选择了隐忍。

  李学智突然觉得,抓住妻子把柄,闹得人尽皆知的自己,本质上与妻子没什么区别——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全然不顾旁人的感受。只不过,自己是站在所谓的“道德制高点”上罢了。

  看着眼前不断啜泣的女人,他不知等待着她的后半生,将是怎样的绝望与无助。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