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情感 > 情感口述

好粗 坐不下去许静 与王叔 你别顶了太大了王叔免费阅读

好粗 坐不下去许静 与王叔 你别顶了太大了王叔免费阅读

“抚夜春风桃花残”一个男孩轻盈的声音从旧石桥上缓缓传开。“行过石桥过六南”男孩穿着一件厚厚的黑色外套。由于外套并未拉上,拉链之间可以清楚看到男孩厚实的纯白色底衫。“西街门前灯笼盏”男孩的眼睛怎么看都像是没睡醒,仿佛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一样。若是你能与他久在一起,就有可能看到他那双漠然的眼睛,睁大后的样子——茫然与无辜可以在这双眼睛上准确的展示。“小贩攘攘摊前拦”男孩的鼻梁很高,在他这张五人端正的脸上,算得上显眼了。“孩童嬉笑举花伞,路过阿婆独喃喃”男孩的身姿挺拔,一身正气。“听花戏不知其意,阑珊灯火不及你”男孩笑起来犹如冬天的暖阳一般温暖,同寒夜的被窝一样舒适。总之,那得是他发自内心的笑。

“行了,你在这还吟起诗来了。”瘦瘦的王壮壮说道。

“难道我这诗不好嘛!”我说。

“好是好,就是有点不合时宜。”刘宏回答道“拆迁队明天就要动工了。”

“嗯,我知道”我看着靠着桥墩的两人“能有什么办法呢,那些已经签了合同的不死心,非要联名告到县里,还非要让我爸去。”

“怎么样?县里怎么说?”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怎么说?哏”我冷笑道“你们以为他们会想不到?”

因为那些签订合同的居民不死心,非要联名上书。而且还是死皮赖脸的让父亲帮他们去。父亲出于同乡之情,就去帮他们到县里反馈。联名状刚刚送了进去,就被退了出来。原因可想而知,正是合同真实有效,不给予处理。就在父亲刚要离开的时候,他的一个在县正府上班的朋友打了电话过来:“你来县里告天层集团了?”对面的语气充满着带有肯定的反问。

“嗯,乡亲们让我来的。”父亲说道。

“你签订合同了吗?”对方又问道。

“还没。”父亲如实说道。

“那你来干嘛,天层集团的合同应该给你们这些还没签合同的人做了修改,你赶紧签了安安稳稳等拆迁就行了,别那么多事儿。”对面有些着急的说道。

“知道了”父亲刚想挂电话对面又传来了声音:“陈梁,你信我。我们从小在一条街上长大,我能帮你的肯定会帮你。但是这个天层集团真的不是我们能够撼动的。他们的背景太大了,听我的,回去吧。如果觉得补偿不够的话,你跟我说,我帮你再争取争取。但千万不要去转牛角尖啊。”电话那头的人滔滔不绝的说着。“我知道了,谢谢了。”父亲说道。“没事,你跟我谢个啥哻,那我先忙了,等我闲了回去,咱们再好好叙叙。”说完,对面挂了电话。父亲就回了家去。

“太可恶了!”刘宏咬牙切齿的说道。“就没办法了吗?”

我摇摇头“不过俺爸还没有签合同呢,不知道怎么说呢。”三人沉默了。

“那再看吧,到时候再看看怎么说。”刘宏说道。

“只能这样了。我们就是这六南河里的一条小虾,再怎么闹腾也翻不起多大浪的。”王壮壮自嘲的说道。三个人看了看西街热火朝天的工地,又看了看东街摩肩接踵的街道。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以后就再无东西街咯。”刘宏拉着长音说。

“也不知道六南河和这旧石桥会不会到时候也没了。”王壮壮看着脚下的旧石桥失落的说道。

我看了看两个感伤的人忽然觉得有些好笑“那你们俩把补偿款都给我,我去给你俩找一处跟我们这儿一样的地方安置下来如何?”

他俩也笑着说“那不行,那可不管。”

六南河岸边原本长满了青草的土地上,如今铺着一层扒在地上干瘦的枯草。尽管知道它们来年还会重生,但现在配合着寒冷的空气和时不时刮来的阵阵冷风,还是会有一种凄凉的感觉涌上心头。我快步走回那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受温暖的家。那个随时都能安抚我这颗不可终日的心,早已成为信仰的家。我快速跑过国道,大步走在街道上。这时,我看到门前的街边停放着一辆黑色奔驰车,我瞬间绷紧了神经,心急火燎的朝楼梯快步跑去。跑到楼梯的转角。我一头撞在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黑影身上。我一把抓住楼梯扶手,站稳了身子后看清了这个黑影。眼前正是那穿着那一成不变的黑色制服,整日守在李铭身边的保安,正凶神恶煞的盯着我,不禁让人心里发毛。我抬起头往上看去。

正好看到这个满脸胡子职业假笑的李铭正一脸亲切的看着我。“哎呀,这不是陈家清秀的小帅哥嘛。没撞坏吧,要不要我看看?”

我连忙退了一步躲开他那正伸过来的手摇头道:“没事没事,不要紧。”

就在我从他们之间穿过后,继续上楼时。李铭在我背后说道:“你应该要比你爸明事理的多,我希望你能好好让你爸考虑一下,别到最后弄得大家都不好。”我回过头看着那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颤气息,脸上带有诡异笑容的李铭实在是让人厌恶。我慢慢的放松的眼睛说道:“我会好好跟我爸说的,毕竟我们这些小民众怎么能和你们这些大人物抗衡呢。”李铭的笑变得放肆了,他大步的走下楼去。我看着他们几人的背影,除去李铭和保安,里面还有一个比李铭看上去的要年轻不少的男人。

我刚到门口就听到了父亲平淡的声音:“最先签字的乡亲们没房子。”

“他们签字怪他们自己,你为什么也要跟着不签?这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要找这么多事?你又不是救世主!镇正府都不帮着他们,你却帮。你到底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那淡薄的同乡之情?他们会记住你的好吗?”母亲大声的对父亲骂道,说着说着竟凄然泪下“儿子这也毕业了,过两年就可以结婚了,如果不要补偿款,怎么给他更好的生活。靠你吗?我们也只是普通家庭啊,为什么要做这个救世主?”

“不能让他们没有房子!”父亲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又沉默了。

“那就要让我们也陪着他们吗?”母亲凄楚的说道。

我敲了敲门,喊道:“俺妈我回来了。”过了两秒没有听到回答,我便再次喊道:“俺妈我回来了,开门。”“哎,来了。”母亲打开了门。我看着母亲泛红的眼眶,虽然眼泪已经被擦没了,但是眼睛里的血丝却是无法伪装的。我装作没看见,就进了屋。看到父亲在沙发上一口接着一口的抽着烟,我对他说道:“我刚刚看到李铭的车从俺家门口走。他刚刚来了?”父亲继续急促的抽着烟,并没有理会我。

母亲走到沙发边上坐下看着我说道:“没事,他们来签合同的。”

“签了吗?”我看着母亲。

母亲眼睛有些闪躲“签了签了,明天就开始拆迁了,先从西街拆。”

我听着母亲真假参半的话语点点头就回到了自己房间。开始在网上搜着各种强拆的案件。大部分看得到的都被解决了。没解决的也都没有了后续。我随手在一处贴子下评论了一条:“如果遇到强拆怎么办?”然后就听到了母亲喊我吃饭的声音。于是我关闭电脑,打开了房门去客厅吃饭。

吃完饭,我回到房间里。刚上了床困意就席卷了全身。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迷迷糊糊的打开了电脑。一条条通知跳了出来,红点里显示着99+。我茫然的点开了红点处,就看到一列列点赞与评论。我点开详情,看到了我中午随手发的这条评论。竟然被顶到了第一。有着上百条回复。而回复的内容也都大同小异。基本全是说报警与曝光什么的,多数都是废话。其中有一条高赞回答说:如果真的遇到强拆,记得取证。然后可以投稿给公众号或者微博大V。我把回复一扫而过看个大致后,便关闭了电脑。抬起放在外面已经冻得有些僵硬的手,伸进了被窝里,闭上眼整理着这些方法。

我看着以往热闹的街道,今天竟然惊奇的冷清。而我在床上听到的吵闹声,则是从国道对面传过来的,也就是西街。我快步跑过国道,在过隔离带时也未有减速。而是用力一跃跳到了隔离带上,又高高蹦起,然后在双脚落地时,膝盖微微弯下卸力后,轻轻的落到了国道上。

我快速跑过国道,走到六南河上的旧石桥上,便能看到西街的十字路口处黑压压的人群。离人群越近,声音就越是吵闹。当我真正的走到人群中时,什么声音都变的模糊了,耳朵犹如断断线了一样。与呈现在我眼中的画面配合着。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如同电影中,爆炸后的无声画面。我看到李铭站在拆迁队后面嘴巴夸张的动着,好像在大声喊着什么。手还在不停的在身前挥动。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他常挂在脸上的笑容现在则被满面怒容给取代了。在他挥手指向的地方,站着许多的居民。一脸悲愤的样子,不知道在大声喊着什么。

我所处的人群站在距离他们五米之外的十字路口。我看到有孩童在地上哭泣,又看到一些大人紧紧拽着身边想要跑向悲愤居民们一些孩子。这时几十名全副武装的保安们开始上前试探,而那群悲愤的人们犹如惊弓之鸟一样,慌乱的摆出了作战姿势。站在最前方男人们拿着平时用来切菜的菜刀与保安们对峙。如果保安要是上前一步,那菜刀便会在空中胡乱飞舞。可能是因为菜刀不够用。后面的妇女们则拿着扫把,锉子与菜刀一同飞舞。或许是东西都被拿完了,老人们没有可拿之物。于是,他们便会站的很靠前,只要保安上前,便会与之肉搏。总之,就这么一直对峙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逐渐适应这种吵闹,于是我的耳朵重连了。我听到李铭怒声喊道:“你们要是再不离开,继续阻止施工。我们就真的不客气了!”而对面的那群人仿佛并没有听到他的警告。于是,李铭如同要把头甩掉似的不停点头。对着保安喊道:“全部都给我扔出去,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对面悲愤的人群听到了李铭的话后,迅速的摆出了架势。老人们也更激动地向前紧靠了。也许是害怕老人的攻击力,那群保安就一直看着李铭,迟迟不敢上前。李铭见状大声喊道:“出了事有公司呢,给我上!”

于是保安们动手了。那群老人看着保安们开始上前,于是斗志高昂的想要与之肉搏。可他们的斗志好像跟攻击力不成正比,保安们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给他们收拾到一边了。似乎人们都处在一个服务器上。保安和悲愤的居民们动起手后,我所处的人群声音更加的高昂了。于是我的耳朵再一次的断线了。世界又变成了无声电影。

我看着人群与保安撕扯成一团,黑色与其他颜色混合在一起。菜刀还在飞舞,扫把与锉子也一同跟着菜刀继续飞舞。但是这些家庭用具似乎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其他颜色渐渐的落了下风,开始一个一个的倒下。这时,混乱的场面中,突然溅射出一抹鲜红!我所处的人群再一次沸腾了。黑色方终于出现了骚动。两个黑色衣服的保安抬着一个手臂上正在不停流淌着鲜红的血液的黑色衣服的保安往后撤走。地上留下的血迹,不一会就从鲜红变成了褐色。而其他黑色衣服的人则都看向李铭,这时的李铭像疯了一样,青筋在他额头上如同被加热的铁管一样膨胀而出。他面目狰狞的怒吼着,手不停指点着其他颜色的人。黑色衣服的保安从腰间拿出了可以伸缩的铁棒再一次的冲向了人群。

这一次,其他颜色的人们开始飞快的倒下。而那些挖掘机也一个接着一个的启动了。黑色衣服的保安把那群倒在地上其他颜色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抬到了我所处的人群前面。当最后一个手上带有血迹的居民被抬出后。那些挖掘机开始用那铁臂般的爪子,摧毁着那些如同玩具一样的房屋。躺在地上的居民们面目狰狞的吼叫着,向前爬去。然而,他们的爬行速度明显没有那些庞然大物的速度快。不一会儿这片刚刚还存在于这片土上的房屋。现在都变成的大块的碎石。碎石连同着木屑和塑料以及被巨大力量压扁的钢铁组成了一片废墟。后面准备就绪的铲车开始了清理现场的任务。

我看着身边的人开始去扶起那些躺在地上的居民们,于是转过身去,把手机放进了兜里后,朝着旧石桥的方向慢慢走去。

好粗 坐不下去许静 与王叔 你别顶了太大了王叔免费阅读

熟悉我的人都会知道,我是一个宠夫狂魔,常常在朋友圈“秀恩爱”。而其实对于我来说,这不是秀恩爱,这就是记录我们生活的日常点滴,就像给自己积攒的一点一点小的礼物,让我觉得欢呼雀跃,却不用在乎别人的言语和看法,因为幸福是我当下的感觉,这就够了。

2019年对于我来说,实在是记得纪念的一年,于我于老公都是:辞职旅行办公、和恋爱8年的初恋结婚、成为准妈妈,以及有了自己的车子房子。我时常想,为什么和他在一起好久好久了,可是半天看不到他我就会特别依恋,为何他每次出差我就会觉得睡不着,为什么他不在,我便依赖到牛奶都不想喝觉得什么都食之无味,我总叫他“哥哥老公宝宝honey”,朋友都觉得我腻歪的不行,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thisisus。

结婚以后一切都很好,除了我怀孕后老公特别受累,每天除了忙公司的业务还要顾着给我做饭,每次出门都要千叮咛万嘱咐我要记得吃东西不能饿着自己,每天晨起我还没有醒来就把热腾腾的早餐端进房间唤醒我起床给我吃,又或者出差的时候不忘记给我熬汤生怕我在家吃的不够营养......而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是最最感动的,而是我在这朝夕相处以及种种磨合中,感受到了真正的爱,真正的为他人着想。

所以,我特别想写写我们的故事,和这个大男孩刚刚认识到14年后我们已经成年却依旧依恋的故事。

刚认识先生那会,他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少年,喜欢打篮球成绩在班上也是佼佼者,而我总是那个角落里不说话的女孩子,他是我家长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那时候,我觉得这个瘦瘦的小正太有点酷。

初中三年我一直是很腼腆的女孩子,也从来没想过和他说话,唯一的交集就是毕业的时候我花了好长时间去拍了一张千挑万选后的大头贴给他,我想,时过境迁,他应该从来没有在意过那张平凡的照片更没有在意那么平凡的我。

高中的时候他去了市里最好的中学,而我则留在县城。那时候,我们八竿子打不着没有任何关系。而我也在内心里面慢慢淡忘了这个桀骜不驯酷酷的男孩子。

高考在即,那个寒假他突然来我所在的学校补课,不过我们并不说话,他和我的同桌是好朋友,我也是从同桌耳中知道他高中三年经历的一些事,大概就是依旧很优秀接触了更加广阔的圈子。我以为我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就连他主动来问我英语问题,我也淡淡回应。

高考结束后,所有紧张的情绪慢慢解脱出来。于是,少男少女们开始想谈恋爱,而我没有,因为从小家教很严格,从来不让我外出晚归,我也从来不和男孩子出门。就在有一个晚上,我和班上同学刚去拜别母校回来,却意外看见了他。本想着打个招呼就算了,没想到他居然主动要我的qq号,问我电话号码,那时候蠢笨的我还没有手机,就给了一个qq号。

大学生活开始了,那是2010年。

他开始经常和我联系,有一句没一句,我时常去看他写的qq日志,但是从没想过这个人未来会和我有任何关联。

记得有一次翻开qq消息,他告诉我多久要回家过寒假的消息,因为从来没有刻意留意过他的消息,竟然发现消息已经是几天前的了。2010年的寒假,我回到家,又看到他给我发的消息:我回来了。我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复。

那一年下了好大一场雪,十年不遇的一场雪。他约我看雪,我并不是很想前往,因为担心尴尬,但是我没有理由拒绝,于是我去了。他在我家楼下不远的广场等我,身着一身红色羽绒服,远远的我就看见了他,一见面他就说:问了几个朋友都说没时间,只有你了,我们去山上看雪。我竟然听信了这句话,只觉得他把我当同学当个伴去山里看雪。爬山过程中,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但是心里却有一些快乐。

过了两天,他再次约我看雪,还叫上了另外一个女生朋友。我依旧一言不发,而那个朋友却看出了什么,用相机拍下了属于我俩的第一张照片,还是背影。

我们聊天的机会越来越多了,他甚至会给我看以前我写的作文的复印稿,我很好奇为何他会保留这些,问他他只是笑笑说“因为你的字还有文章真的不错”。慢慢的,我身边的朋友都说他也许喜欢我,而我却不敢相信,也因为我们彼此迟迟没有捅破这层纸。

于是,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在所有人都意外的情况下,我们在一起了。

和他在一起异地的大学三年,是我最快乐的几年。因为相隔很远,我在重庆他在江苏,所以每次放假他就回来接我,我们在一起出去旅行。第一次坐火车坐飞机坐高铁坐地铁,第一次去沙漠第一次去名山大川,第一次真正的恋爱。

其实说爱情,那时候不到20岁的我是不懂这些的,我只记得几件让我非常记忆深刻的事,让我觉得这个男孩子真的对我好。好像回忆起来,青春都被这个人填满太过于绰约却又不知从何写起,于是我捡起那印象最深刻的一些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去西北的时候,我的脚被磨破了忍住不告诉他,最后他发现后心疼的告诉我:以后哪里不舒服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很关心;以及我总是说:我好怕以后我们不能在一起,我是免费师范生我会定向工作,而你未来无限可能,他总是笑笑说“这些都不是问题,以后交给我给你解决”。我半信半疑,但是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确实非常感动,我觉得是这个又可爱又聪明的大男孩给了我最初的来自异性的疼爱和认可,也是第一次,我觉得自己值得被爱。

第二件事,则是我们一起去沙漠的时候。我以为他说的去沙漠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规划了N条去沙漠的线路,做了几个Plan,只为让我最后能够顺利一起和他出行。后来,2011年的暑假,他从遥远的江苏回来接我。在西安的时候,他总是带着我找遍大街小巷吃各种新奇的东西,带我游玩各种著名景点,生怕这个世上的好东西没有被我看到听到玩到吃到。而在沙漠去的途中,因为去宁夏的火车拥挤不堪他就那样抱着我一晚上没睡,如愿以偿我们看到了沙漠,像孩子一样在沙漠上欢呼雀跃。那时候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小插曲,就是我没有经验,穿着拖鞋就跑去了沙漠,结果在沙漠中央的时候鞋子突然丢了一只,他找了半天如何也找不到,反而鞋子被沙埋得越来越深了....后来,他索性把我的另外一只鞋子也扔进了黄沙,然后顶着大中午炙烤的太阳把我背了回去......

就这样,三年的时光,重庆、镇江、上海、南京、扬州、宁夏、西安、十堰等等还有家都留下了属于我们共同的印记。有彼此的时光真的回忆满满。

我个子小,他比我高很多,于是我们站在一起,同学们总说你男朋友好有安全感。

说真的,我出身不是很好,家庭条件非常一般,原生家庭也有一些问题。我从小很傻,只知道读书,因为只有读书是我唯一的出路,不然以后我就会回到农村过苦日子。从小的教育就是“你要节约钱爸妈为你付出很多”,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很像一个读书的机器,如果有一天我成绩不好了,我会失去所有人的爱。但是在男朋友那里,我却开始觉得,我是个值得被爱,除去其它所有外在,我仍旧是个值得爱的女孩子。

而第三件事,则是每次回家,他都大大方方的把我带去家里玩,他的爸爸妈妈都是我初中时候的老师,自然也是很熟悉我的,每次去他家都很放松,我们一起吃零食玩电脑,就像两个小孩子一样惬意自在。

如果水旛恋为何能够在我的印象里面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可能在于这份感情真的来的太纯粹,很干净也很甜蜜。就像,他会为了大年夜看到我跑回老家吃完年夜饭又想尽办法坐车来找我,只为陪我看新年的炮火和聆听新年的钟声,而他也因为我那句“我等你”就不顾一切的前往,那时候的爱情很羞涩,很动人,如同他第一次牵我手的时候,我们都不好意思的隔着厚厚的棉手套.....轻轻的一个吻,就能让对方红了脸....还好,我是在最对的年纪遇到对的人,不早不迟。

那时候,我是一个全然沉浸在爱里的人,遇到自己最想要的爱。

可是,2013年,我们分手了,因为家里的纠纷还有我情绪的不稳定。

那时候的我终究太年轻,对他不够完全信任,他面对考研而我面临工作,面对家人的阻拦自己对这段感情开始心生怀疑,每次回家七大姑八大姨就开始轮番轰炸,最终我投降了。

后来,我以为他会很快淡忘这件事,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很久很久以后告诉我,那次分手,这个一直都很坚强的大男孩竟然哭了很久很久....

分手后,那个他要回来的假期,我似乎心里还在默默期待着什么,期待他再次从江苏回来接我一起回家吗?我也不知道。某一天,他的电话响来,他说:我xx号的高铁,到重庆。时间凝固了十多秒钟,我没有听懂那其中的用意,而是淡淡回应:嗯,然后呢。而电话那头的他想要的我的回答,我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这也是很久以后我才知道的。就这样,挂电话半小时后他还在等我的回信,我却始终没有回电话,于是他买了重庆回家的车,中途停车时间不超过半小时。

他回来的日期越来越近了,我开始上着课也心神不灵。就在他回来得那一天,我知道他晚上到站,而我下午还在上课,我恍恍惚惚得去倒开水,结果开水洒在手上把自己烫哭了,其实我知道我不是被烫哭了,而是借着被烫把我心里得苦全部哭了出来......

我打算去车站找他,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去。

那个夜也成为我一辈子不能忘记得夜,我和闺蜜一起去车站,蓬头垢面得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等待他出站见我。他出站得那一刻,我竟然觉得心狂跳不止,好像并不是那个我熟悉的谈了三年的男朋友,我低头不做声。他鼓励我坚强一些,说送我去找个住处,自己就走。我不愿意,我想说“留下好不好”,但是我说不出口,后来,他塞了一个东西给我,自己就再次进站了。我隐约听到他说:你看了就明白了。

我打开包一看,是印章,上面刻着我的名字。很久以前,我说我想刻两枚印章,一颗写他的名字一颗是我,他刚从泰山回来,原来他都记得。我想跑进去拉他回来,可是我动弹不得,手足无措。

后来闺蜜找到我,我说明情况后,她让我电话让他回来。我颤抖着打通电话,可是我爱的人已经随着列车远去了。我们电话聊了很久,我也是第一次开始无比珍视这段感情,我希望他回来,但是最终并没有。他说:乖,我希望以后你能更加坚强,好好的。我说:好。就这样,一别两年,没有任何对方的音讯,而我在脑海里一直笃信着他曾经给我写的信里,说的那个“也许”......

分手的两年,我参加了实习,去了很多地方,云南、成都、苏州杭州,以及,我去了川藏线徒步搭车,那时候我拼命的活努力的做事,因为我知道,那个曾经在我身边护着我的那个人不再在我身边了。

经历过一个月川藏线搭车的磨练,感受过高原反应和各种绝望的经历,以及后来找工作没有任何帮助的踽踽独行,有过一两个追求的人却再也找不回爱的绝望......2014年,我终于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城市暂时安定下来,开始工作,这时候距离我们分手,整整两年。

好粗 坐不下去许静 与王叔 你别顶了太大了王叔免费阅读

有时候我也好想问问谁,他过得好吗?但是我没有任何他的消息,我也不敢打电话,怕再次绝望,我也想着,也许,他都不记得我了。

在陌生的城市工作特别孤独,一个人,什么都是一个人,总有那么多时刻我还念着要是他能够回来该多好,但是我迟迟没有拨过那个熟悉的号码。

记得有一次,一个人回到家里,空荡荡的,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我感觉到了无比的落寞。后来我问当时的室友,我说我可以打电话问问他吗?室友给我的是肯定的回答,我把他曾经给我的信给室友看,室友看哭了,室友说:快去找他,趁你们现在还来得及....他是真的对你好。

我终于鼓起勇气,给他发了信息。但是,毫无回应,两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毫无回应。

我知道我必须把握这次机会,以前都是他护着我,但是我做的太少了。所以那段时间我一直主动联系,并且慢慢开始说起以前得一些事,原来,没有我的日子他还是喜欢旅行,但是他说再也没有找到以前那种一起旅行得感觉,他说想过找我,但是始终没有鼓起勇气。于是我鼓起勇气说“我要来找你”,最终磨合了很久,他决定回来看我,第一次在两年分开后回来看我。

他说,我现在胖了些,考了研,你见到我可能会觉得有点不一样了,而我还是那么期待见到他。那是15年的国庆节,他回来了,我开心得像一只小鸟,从早上就开始准备晚上他吃的菜,做不好,重来,终于,他真的回来了。我在小区外迎接他,还是那个可爱的我的哥哥,他开玩笑打趣说,你的毛衣有种“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感觉,好文艺,然后拉着我一起回到我的小家。我们似乎毫无隔阂的就回到了从前,一起看电影一起玩,一起做饭,他走的时候,带走了我送的一片叶子,一直放在他床顶保留到读研结束。

就这样,异地又是三年。

人的一生很短,青春更短。如果现在来问我如何能够坚持这么久,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纯粹的七年里,我们都一直傻傻坚持信任彼此,好不容易才走过来。

还有一些很曲折的事,比如他毕业后工作,其实稍不注意我们就劳燕分飞了,但是他一直想尽办法,为了保全我的工作,做了很多拳衡,最终,结果很满意,他找到一份公司在上海,区域在我所在的地区的工作,其实那时候我所在的地区对于他的业务事一片空白,但是为了我,他愿意做那个开荒者。

于是,异地了七年后,我们终于在一起。2019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8个年头,我们结婚了,我也怀孕要做妈妈了,我们还未出世的宝宝唤TA做小饼干,我们一起期待着新生命的到来,也一起憧憬更美好的未来。

而我也在这样的时候,心终于不再漂泊,决定一生和他一起走。无论外界人世如何,有他一起面对。笔盖姑娘会一直一直爱亲爱的老公,一直一直努力做最棒的自己,妻子以及母亲。

这是属于我们的故事,未来,还有很多美好等着我们去创造。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