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灵异 > 鬼怪僵尸

21岁那年,我真正经历了一次凶宅闹鬼…

2019/8/20 17:02:00

1989年元旦后的第三天,我和单位经理去柳河总公司开会,晚餐后由于时间太晚,没有赶上最后一趟火车(那时单位就一台吉普车,书记专用),为了省报销费(有旅店发票)便想与单位门卫住一个屋。

门卫住的屋在单位一楼进门靠右侧,里面只有两張床,我俩就让门卫回家住。

都一个单位的,也不怕丢什么,还可以回去睡一会儿。门卫到是乐此不彼,在一起扯了一会儿后,时间己晚,便起身离去。

我俩刚想休息,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打开了门…

一个黑影直挺挺站在那,一双恐怖的眼晴把我吓得倒退了好步,眼前顿时一片黑暗,转身就往屋里跑,正好和经理撞了个满怀。

原来是门卫老头回来了,我抑制住刚才的慌乱,问及返回何事,老头沉思了一会儿,诡异的对我俩说:“这楼里不干净”

我当时没听懂,经理听懂了,说:“没事儿,我是退伍军人,不怕那个”。然后又笑着说,“快回去吧!别开玩笑了”。

门卫听后,脸色异常地说“我真不应该同意你们在这住,可这么晚了,也没办法,就住吧!”

老头话音刚落,墙上掛钟突然敲了起来。

我当时正仔细听老头说话,钟声一响,吓了一跳。

老头抬头看了看点,又用一双诡异的眼神盯着我俩,最后说:“我回去了,记住,不管楼里有什么动静,都别出屋”,记得他到门口时,回头望了一眼通向二楼的楼梯,我浑身不舒服。

我回屋后,抽了一棵烟,无意间抬头看了一下点儿,清楚记得是后半夜2点。

而经理让我闭灯的时候,清楚记得他说:10点了,睡吧!

我当时还很纳闷,但以为他喝多了看错了点儿,所以并没在意。

我闭了灯。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不知道睡着没有,反正记得当时静的很,刚闭眼时只觉得窗外有一盏路灯亮着,很昏暗。

突然,我听见了一个声音,“哒…………、哒……、……哒”。我当时觉得奇怪,不知道这声音从哪里传出的,猛然间,我想起了老头那句话,脑袋顿时轰的一声(多少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因为我从那时知道了什么叫头发根儿都立起来的感觉)。

哒、哒、哒、哒……这个声音连在一起后,变慢了,我当时清楚记得这个声音在下二楼,我慌忙推醒经理。经理五迷三道的问我怎么了,我没说出话(第二天想想肯定腿软嘴软说不出来了),只用手比划门外漆黑的走廊。当时没敢点灯(也找不着开关了,第二天经理说我手抖得厉害,抓住他不放),经理也让我吓着了,便一起听那动静。

可能经理问我那句话惊动了什么,声音没了,我又战战兢兢抓着他仔细听,真没有了。经理说我魔症了(其实笫二天他说,他当时不知道我让他干什么,所以没当回事),让我回床睡觉,我有些难为情,可心里又害怕,便硬着头皮倒在了床上。

突然……

声音出现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我清楚感觉到:这回是奔我们房间来了,我惊恐之余,忽然觉得那是一个高跟鞋的声音,我蒙了,心好像跳了出来,正当我准备“冲向”经理时,发现一个黑影也冲了过来,原来,经理也听到了(第二天,在办公室讲到这时,他哆嗦了一下,说是滚下了床)。

更可怕的是这次,我们的惊恐并没有打断那个脚步声,“它”走到门外,我当时记得头都炸了,死死顶着门叫了起来,同时感觉:门……吱嗄一声……

我“哭”出了声……

灯亮了,经理触动了开关。

声音消失了,我俩惊魂未定,不敢出声。门外也没声,静得异常可怕,我顺手操起了一把铁锹(门卫打扫卫生用的),经理也拎了一把。门还是没声,忽然,灯灭了……

(事后第二天回忆,我俩当时谁也没去碰开关)。

我俩都同时扑向了开关,当看到门时,同时“大叫”了一声

门真的开了一条缝,我正想拼命去关,那个哒哒脚步声忽然又出现了,但清楚记得不是来,而是上楼梯(由低到高),这当口,我俩由于缓了过来,心照不宣的开门跟了出去。

那脚步声一直在前,好似一阵急促后,又开始上三楼楼梯,我紧张地跟着上了二楼后便蹲了下来(在经理身后)。

记得那当口那个声音还在头上,

哒哒哒……

一阵小跑后,声音不见了。

我们用了十多分钟上了三楼,拐过墙角(我们总公司是拐角楼)往走廊深处望去,黑的可怕,只有微弱的一点亮光把死寂的长廊弄得有些发蓝,经理小声问我看到什么了(他是近视眼),我没吱声,突然,我发现走廊深处堵头(死角)有个黑影,一动不动……

我当时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二”,还仔细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吓得我魂飞魄散,跨过经理就跑,锹也飞了……

那是个女人,映在墙上的是长长的头发…

经理也随着跑下了二楼(我一点都不知道),一直冲出了门外。

(事后第二天,经理说我冲出楼外时嗷嗷叫,时间己是后半夜=点半,他看的手表)

好在我们都没脱棉衣,站在道上冻得直打冷战,但我就是不回屋,经理也不敢,正想怎么办时,街上来俩骑自行车的人(下夜班的),我让他们陪着我俩取出了军大衣。

就这样,我俩在外冻了二小时。五点左右,行人开始多了起来,后来,小吃部开门了,我们钻了进去。

再后来的7点半,当然是在单位“吹牛皮”的时刻了,门卫一个劲儿检讨,因为书记先来的,单位门没锁,值班室还没人……

书记听完后,只摇了摇头。

中午回三源浦时,把门卫老头叫了出来,问到底这座搂怎么回事,老头“神秘”的挤出了一句话:“五年前,这里是一个水泡子,一个女人洗衣服时,脱掉的一双皮鞋掉进了水里,捞时,这个女人淹死了,后来这地方盖了这座楼,每到后半夜,她的脚步声就出现了,一楼到三楼,不知道想干什么,基本上天天晚上都出现,而且可能是穿着那双掉进水里的高跟鞋”

我问他为什么不怕,他说他在法院己退休七年了。说完后,他还冲我笑了一下,我顿觉毛骨怵然……

一个月后再去总公司,门卫换了,听说那老头去世了,死在值班室,是后半夜。

那年,我记得好像是21岁。

九二年,我们单位搬离了那座楼。

后来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看的二点半是怎么回事,因为当时经理说是十点。再一个,那个灯是怎么灭的,第二天,曾问过门卫老头,他说电闸没毛病…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