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情感 > 情感口述

玩弄刚出生的婴儿小说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 用液晶喂养女儿txt

2019/7/19 11:23:22

  篇一:玩弄刚出生的婴儿小说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 用液晶喂养女儿txt

  腊马双眼盯着屏幕,脸色阴沉。

  网上掀起了一场针对他的讨伐,说他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嘲讽了另一位女作家。女作家的读者对此有很大意见,集体轰炸了他的微博账号评论区,热评全在骂他,他已经上了热搜。

  腊马以前也不是没被骂过,但这种海潮一样的攻势他还真是第一次见。他告诉自己,不要在意舆论,不要被舆论裹挟,但是仍然控制不住地一遍遍刷着评论。以前他还怀疑过:“那些明星艺人的评论区成千上万条评论,他们真的看得完吗?”

  现在他明白了,要是你的评论区第一次这么热闹,你也会不由自主看下去的。

  腊马看着三分之二的恶评,越看越生气。不管他怎么控制自己的情绪,依然还是被气到了。骂脏话的回复他已经看麻木了,而那些讲段子嘲讽的,他看多少都觉得生气。

  他关掉了微博网页,喝了口水,想压下胸口的火气。

  他点开早就下好的一集电视剧,想换换脑子,但他只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他一直在走神,下意识想到评论区对他的谩骂。

  他关掉播放器,好几次将鼠标指针移到浏览器上,犹豫要不要打开网页。最后他下定了决心,关掉了电脑。

  他找到手机,插上耳机,想听会音乐。他一直觉得,音乐比故事更容易将人带进另一个世界里。

  听了几首歌后,他还是切出了播放器界面,点开了手机微博。他这次花了一个多小时在微博上,比刚刚更加生气,他决定不忍了。他顺着怒气,写了一大段文字出来,解释他自己在采访时说的话。他表示网上流传的截图完全是断章取义,他根本没有任何歧视女性的意思。愤怒让他下笔如有神,他状态最好时写东西都没有这么流畅过。

  文章发出去,起初还有人骂,但三四个小时后,支持腊马的言论逐渐多了起来。那个女作家本人也出来发言,说完全是一场误会,她之前在一次签售活动上,和腊马还有一面之缘。

  女作家的原话是:“人家腊马人真挺不错的,真的,大家不要去骂他了。他肯定没那个意思的。”

  “人家腊马人真挺不错的,真的,大家不要去骂他了。他肯定没那个意思的。”

  看着屏幕上的这句话,刘玖下意识滑动滚轮,刷到评论区。评论区的热评,已经在号召大家到腊马微博下道歉了。

  刘玖坐在椅子上刷评论太久,有点腰酸背痛的,就起身上了个厕所。回来后刘玖直接打开了腊马的评论区,发现果然有很多人在道歉。热搜已经变成了“腊马发文回应歧视女性”。

  刘玖只看了五分钟,就关掉了浏览器。他冷笑打开了文档,也开始写作。

  刘玖这篇文章写得磕磕绊绊,他每写一段,就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确保言辞不能太激烈,要显得心平气和,潇洒自如。4000多字的文章,他足足写了两个小时,中间有多次停顿和修改,以调整自己的措辞。

  刘玖最后一次从头到尾审核了一遍文章,找不出什么问题,才终于传上了微博。他还为自己的文章想了一段微博配文:“刚睡醒,打开微博刷了会,见到一个曾经的朋友上了热搜,就想看看怎么回事。说来你们可能不信,看到他那些不尊重女生的话,我居然不觉得很意外。他本来就是这种人。废话不多说,看文章吧。”

  刘玖很自信,他知道他的这篇文章将会有什么效果。他守着微博网页,看着消息提示的数字一点点增长。起初隔几分钟才有明显增长,后来越涨越快,突然,数字出现了爆发式跃进——刘玖明白,这是因为某个大V转发了。

  此后,消息提示的数字迅猛刷新,刘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点开。他咬咬牙,关掉电脑,换上运动装,到小区跑了两圈。

  回到家后,刘玖去洗了个澡,觉得酣畅淋漓。

  他重新坐回电脑前,看着已经爆炸了的消息提示,心满意足打开。

  评论区炸锅了:

  “怪不得换了三四家出版公司,原来如此。”

  “像腊马这种面相,尖嘴猴腮,看着就是阴险小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背地里说合作伙伴的坏话,这是可以预料的。”

  “他的故事写的还不错,人品真是不行,和那个写西幻的奥弗赛一样。”

  “他的故事写的还不错,人品真是不行,和那个写西幻的奥弗赛一样。”

  刘玖粉丝的这一句话,将奥弗赛看怒了。他本来就是个脾气火爆的人,近几年西式奇幻不吃香,更是让他郁郁不得志。西式奇幻因为选角的关系,在影视改编上比较吃亏,看着同行们的版拳收入水涨船高,奥弗赛心里早就不是滋味了。现在恰好给他找到了一个发泄的突破口。

  但奥弗赛什么都没说,他只是默默等待,看腊马怎么回应刘玖。他知道要先让腊马出声,他再声援腊马,这才比较合适。

  不过腊马一直没有回应。腊马的评论区数量一直在不停上升,恶评重新攻占了评论区,热搜变成了“刘玖曝腊马欺骗合作方”。

  “看你能忍多久。”奥弗赛低声嘀咕。

  奥弗赛刷着微博热搜榜,忽然看到了有一条是“奥弗赛腊马”,点进去,发现是对他作品里疑似仇女思想的质疑。很多女读者非常生气,说奥弗赛和腊马是一丘之貉。

  奥弗赛看得呼吸都急促了,他对着屏幕骂了几十句脏话才停下来。还好他一向独来独往,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否则那个样子让人看见相当尴尬——他当时看起来和精神病没区别。

  奥弗赛的读者帮奥弗赛解释:“作品是这样,又不代表作者本人是这样。”

  但这种说法显然没法说服对方,质疑声还是一波接着一波。

  奥弗赛关掉网页,打开了电脑里一直存着的单机游戏,玩到累了才重新退出,点开微博页面。

  腊马依然没有动态。奥弗赛说了句“废物”,就继续开始刷微博了。奥弗赛发现,关于他的讨论越来越多,他莫名其妙被拉进了舆论风暴的中心。有人评论“奥弗赛真是躺着也中枪”。热搜多了一条“奥弗赛直男癌”。

  奥弗赛越看越气,刷鼠标滚轮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终于破口大骂了一句脏话,一拳砸在了桌面上。

  剧痛让奥弗赛的怒火消了一大半,他揉了揉发痛的手,打开了文档,开始写关于刘玖的文章。

  他以前和刘玖闹过一点小矛盾,这事双方的读者基本都知道,不过没产生什么大的摩擦,也就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刘玖的读者又旧事重提。

  奥弗赛一股脑将自己对刘玖的不满写了出来。和刘玖一样,奥弗赛也写得磕磕绊绊,每写一段,就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确保言辞不能太激烈,要显得心平气和,潇洒自如。

  写完后通读几遍,才发上微博:“最近一直在忙着构思新书,没怎么上网。但是有朋友告诉我,我上了热搜,我就看了看,原来是有人心胸狭隘,非要抓着过去的小事不放,任由自己粉丝乱说话。那我就顺手锤锤你呗,为生活增添乐趣,哈哈。”

  腊马和刘玖都没再更新微博。

  很快奥弗赛也不再更新微博了。

  因为另一个主打西式奇幻言情的女作家,卡迪,也发长文控诉了奥弗赛。

  卡迪和奥弗赛有过一段渊源,卡迪曾经是奥弗赛的粉丝读者。当年卡迪怀揣着作家梦,用纸笔写了一部长篇小说,偶然间她得到一个机会,将小说送给自己的偶像奥弗赛过目,请他给点建议。

  奥弗赛问:“你为什么要手写啊,电脑打字不是更方便点吗?”

  卡迪:“我觉得...呃,万一有人质疑我代笔,我的手稿可以当证据。”

  奥弗赛笑道:“手稿能堵他们的嘴?哈哈。”

  卡迪:“那什么,我写的怎么样呀,给一点建议可以吗?”

  奥弗赛:“你有钱吗?”

  卡迪一愣:“没,没有,怎么了?”

  奥弗赛笑道:“你不给我钱,我真的很难看下去这堆东西啊。”

  说完,奥弗赛将手稿推回给卡迪,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如今的卡迪早已成为了有相当影响力的作家,她的作品多以美丽而坚韧的女性为主角,恰好顺应了“大女主”的市场潮流,人气与日俱增。

  卡迪做完书展活动,回到酒店后,全程跟进了腊马、刘玖和奥弗赛的新闻。卡迪看完奥弗赛的文章,熄掉了手机屏幕,面无表情收拾行李,准备赶最近一班飞机。

  从收拾行李,到坐车到机场,再到飞机上,卡迪一直都在构思如何对奥弗赛打出致命一击。

  如今她早已不是那个刚入行的小绵羊,多年来被冷眼嘲笑,练就了卡迪强大的心理素质。卡迪仔细回忆自己与奥弗赛的每一次接触,过滤掉那些没法给出证据的事,精心筛选,只留下有理有据的黑料,力求能一次性毁灭掉奥弗赛的公众形象。

  她相当冷静,大脑全力思考这些事情的同时,居然还能打车赶飞机。等卡迪将全速运转的大脑放慢下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快回到家了。

  卡迪利用碎片时间,掏出手机读了几段简短的小诗,就当做给大脑休息。

  回到家后,卡迪洗了个澡,放松一下身心。然后她打开电脑,将自己脑海里早已构思好的文字写出来,一气呵成。她不用写得磕磕绊绊,也不用每写一段就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依然显得心平气和,潇洒自如。

  “最近忙,做完书展回来,刚下飞机,还不太清楚整件事,只是粗略扫了一眼。我本人曾经是奥弗赛的忠实读者,他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引领了我的创作。不过以后我可能不再会是他粉丝了。”

  自然而然,热搜又多了一条“卡迪曝奥弗赛曾殴打女友”。

  和奥弗赛类似,卡迪也没高兴多久,因为她也被人发长文攻击了。

  长文来自她曾经的闺蜜,武侠女作家叶青。

  “去度假回来,刚下火车,就发现卡迪在骂人。真是好玩死了,她哪有资格说人家呀。”

  于是热搜多了一条“叶青曝卡迪创业时挪用公款”。

  卡迪回应:“我的书越来越好卖,我的人也越来越红。无中生有的事你们随便说,你们尽管黑我,我现在很爽。”

  叶青要的就是这个回应,于是放出了当时公司的账目细节。卡迪表示叶青是诽谤,她将诉诸法律手段,此后不再对此事做出回应。

  很快网文作者晓雷也发文了,“最近都在看美剧打游戏,有朋友告诉我叶青在锤卡迪,我就出来说两句话吧。不然都对不起我和卡迪这么多年的关系。”

  热搜又换了,“晓雷声援卡迪”。

  ......

  参与争论的人越来越多,热度不减。整场争论足足持续了一个星期,最后以热度断崖式下跌而告终——某当红偶像组合艺人被曝带私生子到幼儿园注册入学,吸引了舆论关注。消息出来没多久,微博服务器就崩溃了。

  这是规模庞大的一次作家笔仗,轰动了整个类型文学圈,部分严肃文学作家与网络文学作家也参与了争论。

  评论区有读者说:“你们吵得不累,我看都看累了。”

  大多数参与争论的作家都表示,他们并不在乎同行或者舆论怎么看,参与争论只是为了闲暇取乐而已。

  考虑到事件牵涉作家数量众多,让众多作家参与创作,作品数量出现爆炸式增长,本次笔仗,一定能载入文学史册,为世界文学留下价值无法估量的精神瑰宝。

  篇二:玩弄刚出生的婴儿小说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 用液晶喂养女儿txt

  当我们为自己没有鞋穿而哭泣的时候,却发现有人没有脚。

  昨天在微信cure了一位高中小姐妹DD,立马就回复了,然后相互聊了聊各自近况。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有些人久久不联系,但是一看到信息聊起来还是那种开心又熟悉的感觉。

  当年高考考差的时候,我难过到肝肠寸断、哭天抢地,雄赳赳,气昂昂地想要复读。后来当然是没有复读,想来是多亏了当时各位亲朋好友以及老师们的劝导。

  现在距离高考也过去挺久了,也渐渐放开了自己,总归是过了那段提起高考就伤心的日子了。

  其实我总以为自己考得有多差,其实高考超水平发挥得又有多少呢?记得以前做模拟卷得时候觉得好难好难真的好难,对比模拟卷,高考卷就相对容易了。

  可能是我们低估了高考,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可是高考从来都不是这么简单的。总算是走过了高考这条千军万马的独木桥,即使我没有考上理想学校,但是也超出了本科线。

  DD说她挺羡慕我的,即使考差了也是本科线以上。DD高考也考差了,原本预计是能超本科线的,可是生活就是这么戏剧。没有就是没有,即使差一分也不能算过是本科线。

  DD比我乐观多了,即使当时她自己也考差了,她还来安慰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幸运,被一群阳光积极的朋友围着,不开心的时候总会给我带来欢乐,低谷的时候伸手将我拉出来。

  看到我发pyq生病的时候会很生气地责问我,骂完之后又像老妈子一样督促我按时吃药,注意身体。隔着屏幕,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不好说高考这种制度到底能不能算得上十分的公平,或许我们可以把重心稍微分一点给过程,而不单单只聚焦于分数。有人说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生不是完整的人生,对,也不全对。我不清楚没有经历过高考的人生又是怎样的一番风景,他们也许过得并不赖。

  我只是记得有过那么一段时间,有那么一群人,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路上相互竞争又相互合作,相互扶持又相互嘲笑。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每一天的时间都不够用,每一天都接受着无数的打击。

  我们跌跌撞撞、一步一步走向高考,收获了泪水和汗水。我们说青春不散场,最后还是各奔东西。

  DD其实是一个很勤奋的女孩子,学习也很努力,最后却连本科都没有考上。我不知道应该去追究哪一方面的原因,是外部原因吗?还是自身原因?可能两者都有。

  只是知道DD后来去了一间专科学校。昨晚和她聊起来才知道她报名了专升本,周末也要上课。我问她一周七天都上课会不会很忙,她说,忙是很忙,但是我要努力追上你们。

  我很喜欢DD的性格,充满了阳光,积极又向上。DD是一个能给别人带来光和暖的女孩子,每次和她聊天都很愉悦。

  那个读专科的女孩从来没有停止努力,在每个周末我们睡懒觉的时候,那个读专科的女孩已经早早起来上课了。

  她利用周末的时间一点点地进步,一点点地往前,一点点地完成自己的梦想,即使缓慢但是从未停止。

  在DD身上我看到了‘珍惜韶华’的完美诠释,她没有因高考失利而黑化,DD依旧是那个勤勉的DD。

  我们常常抱怨生活不公平,但是抱怨没有用,努力去改变现状才有用!

  未来可期!

  篇三:玩弄刚出生的婴儿小说 吃饭时女儿爬桌下含 用液晶喂养女儿txt

  那一年,她18岁,花季的年龄,准备到爸妈那边过春节,在老家去广州的列车上,上大一的女孩儿认识了男孩儿,他长的眉清目秀,比她大5岁。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她,遇到一个如此帅气的男孩子,心里很开心。一天两晚火车上的相处,让他们相互之间有了一点了解,他们一起跟其他人约着斗地主、吃饭、聊天,打发着无聊的时光。快要到站了,男孩儿要了她的电话号码,并提议想要送她到坐车的车站。女孩儿答应了。

  那是一个接电话都需要付费的年代,手机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好在已有QQ。

  分开以后,男孩儿给女孩儿发了第一条短信:你到家了吗?一路上都安全吧!能收到男孩儿的信息,女孩儿心里很开心,小鹿乱撞。男孩儿在QQ里问女孩儿,你喜欢什么颜色。女孩儿不知道对方要干嘛,就回复了一堆的颜色,男孩儿调侃的说,你是有多贪心啊。之后的10多天里,男孩儿找了女孩儿4次,男孩儿给女孩儿剥瓜子,带女孩儿去公园,带女孩儿去拍那年代很流行的大头贴,还送了一个摩托车模型的打火机。有一天他问她:我们是什么关系呢?女孩儿红着脸说:网友加朋友

  春节很快就结束了,女孩儿要回老家了,男孩儿问,你买的是那趟列车。在回家的火车上,她又见到了他。这一次,他们牵手了,在火车上,女孩儿说,以后我们可能都不会见面了,因为你在成都,而我在那遥远的康定,见一面很不容易的,男孩儿舍不得,流泪了。下火车后,各自回家了。

  回家后的他们,有很密切的联系,男孩儿忍不住,偷偷地满着家里人,跑到女孩儿老家找她,他们在镇上见面了,男孩儿紧紧抱住她说,我真的以为失去你了,再也见不到你了,求你别离开我,好吗?女孩儿心情很复杂,男孩儿真挚的眼神,让她不容拒绝。她答应他,不会离开他。在镇上的相处的2天里,女孩儿带他到山里看爱情桥,带他到河边戏水,在流水踹急的河边,男孩儿写下了一份信,内容:xxx此生非xxx不嫁;xxx此生非xxx某不娶.....。他们开始了像电视情节里的那样甜蜜恋爱。

  临近开学了,女孩儿去了车站,男孩儿来送她,女孩儿哭了,舍不得,那是她第一次心动的人,她的情绪不由自主的被他牵动了。男孩儿对女孩儿说:你好好上学,我给你每月存500元到卡上,你回学校后记得办理一张银行卡。女孩儿怀着幸福离开了,虽然最后他没有实现诺言。原本就不充实的大学生活,加上寂寞难耐的异地恋,女孩儿开始厌学,开始逃课。

  为了让女孩儿安心上学,在开学后的一个月左右,男孩买了一张成都到康定长途汽车票,他来找她了,送给了她一个很特别的项链,他亲手为她戴上,自我陶醉的欣赏,说:很适合你哟。为了更加了解她的生活,那天晚上他请她的同学吃饭,见了她所有的好朋友。她带他去爬山,她带他去看大渡河,她带他去吃像极了爱情的甜蜜樱桃。短暂的相聚,最后还是需要面对分别。在他离开后的时间里,她在学校里一封一封的给男孩儿写着思念他的信,虽然一封都没有寄出去,她想要给他一份惊喜,她想要时时刻刻记录下,她每分每秒都在想着他。

  分开后了一个多月里,实在忍不住思念的折磨,她从学校偷偷地跑回成都,去找他,她要告诉他,她不想离开他,她要永远陪在他身边,不让他一个人孤单。临时决定回成都是在下午4点,不确定有没有班车,回成都大多数都是曲折的山路,一边悬崖,一边高山,路上是没有人家的,这种路白天看起来都是极为可怕的,更别说漆黑的晚上了。可是没有办法让自己等到明天,于是女孩儿还是拿着背包出发了,对他的思念战胜了所有恐惧。

  在成都相处的几天中,男孩儿跟女孩儿说,我需要去上班,养活你。如果要我陪你的话,那我就带你回老家,见爸妈,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女孩儿想要时时刻刻陪着男孩儿,选择了第二个建议。初见男孩儿家里人,女孩儿觉得很亲切,第一感觉以后自己会在这里生活一辈子,喜欢这对父母。母亲朴实,父亲亲切。因为女孩儿的到来,家里添置了第一台冰箱,直到11年的今天,仍然还在。

  相识于茫茫人海中,相爱于家人祝福声中。从那以后,牵起你的手,走在大街小巷,不想再放开。有时坐在你自行车后座,走很远,只为去一家你喜欢的早餐店。跟你在一起,我从未羡慕过别人!一切的不易都已苦尽甘来。

  一辈子很长,我们都需要一场刻骨铭心的爱情,都需要一场自己认为轰轰烈烈的爱情,趁年轻,谈一次恋爱吧,勇敢一次吧,错过比没开始更可惜。试过了,你会一直在我的回忆里,里面始终会有我们共同创造的美好。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