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讲台 > 情感 > 情感口述

他将我按在桌子上退下我的裤子 学妹你好湿我要你又嫩又嫩又紧又爽

2019/6/29 19:20:33

他将我按在桌子上退下我的裤子 学妹你好湿我要你又嫩又嫩又紧又爽

在那长长的电话单上,那个刺眼的号码频繁地出现着。通话、短信,一个接一个,看得我头顶发热,心里却慢慢结冰。

  那个手机号的主人不是别人,是曾经与我桌子对桌子坐的同事雪杨(化名)。她与我丈夫明江的电话,少的时候一天有四五个,多的时候一天十几个,长的一两个小时,短的也有十几二十分钟。

  我从不知道明江有那么多话要讲!我也从来没有想到,我的同事和好姐妹,居然会和我的丈夫走到一起。

  雪杨算是我的姐妹。我们曾经是邻居,她住5楼,我和明江住在3楼。几年前单位组织旅游,雪杨那一批没有几个女同事同行,我放弃了休假,就为了给她搭个伴,让她不至于路上寂寞。关于雪杨的为人,我也曾听闻一些,她丈夫常年不在家,平日她就和男同事打打闹闹,有些我看在眼里也并未在意,但我没有想到明江会惹上她……

  在我的追问下,明江说出了实情。

  2007年,他和雪杨就有了来往。明江工作不繁忙,空闲的时间本来就多;我喜欢打麻将,出去玩牌就把他一个人留在家里,更是给了他胡思乱想的机会。明江喜欢车,2006年,我跟家里几个亲戚做生意挣了一笔钱,给他买了一辆车,不料他就开着新车,载着雪杨去武汉玩了两次!他还常常借口说去给车做保养,一出门就是一整天,其实这些时候他都和雪杨待在一起。

  即便这样,我竟然也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丈夫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去年12月初,我到婆家给婆婆收拾屋子,路上碰到一个朋友。他早就对我说过,要我多抽时间陪陪明江,多照顾一下他。那时我没有听出他话里有话。这次碰到他,他忍不住直言,说看到明江带着别的女人在玩。

  一开始我并没有在意,但越想越害怕,于是我对明江提出了要求,要他把电话单打出来给我看一下。之前的那一幕就出现了。

  “其实我和雪杨也没有那么深的关系。”面对茉欣的质问,明江辩解说。他告诉我,茉欣认为他和雪杨开过房间,其实那不过是中午短暂的休息,并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他话不多,尤其碰到茉欣不信任的眼神时,他会惭愧,并拘谨起来。

  我与明江已经结婚20多年了,一起走过的日子,在脑海里回放起来百味杂陈。

  我与他同姓,也同岁,但家庭差别很大。我父母告诉我,我们家农民出身,明江家则是“地主成分”,他们告诫我不要跟他来往,否则不会有好日子过。

  虽然我和明江同岁,但他读书比我早得多,我读初三时,他已经是高二的学生。毕业那年,情窦初开的我们不顾家人的反对牵起了手。结婚的当晚,我的几个兄弟冲进新房,把明江狠狠揍了一番,那一夜的吵嚷纷乱,我至今不能忘记。

  因为我逆了父母的意思,从那之后的7年时间里,我的家人都对我冷眼相看,我甚至得不到他们的认可。结婚当年值得欣慰的是儿子的出生,孩子像一束阳光,驱散了两个家族带给我们的阴影。然而,7年后的一场车祸带走了儿子,让我们也重新坠入痛不欲生的深渊。

  那一天就像是昨天一样,我给儿子两块钱,让他一块钱吃早饭,一块钱坐车,到中午的时候,儿子就没了,只留下无尽的空虚和哀痛。 

我始终不能忘记,和明江一起在偏僻的山沟里奋斗的日子。我们刚刚结婚的时候,我家人说不准我们在当地工作,我和明江就一起去了山沟里。那段时间我每天几乎只睡3个小时,大清早起来就要干活做事。后来他先于我调出了大山,还常常带着孩子到山上来看望我。那段时间,是我最幸福的时候。

  往事不能回首,那些幸福、艰难和悲伤的时光,现在都像一把把刺入胸口的寒冷尖刀。

  知道了他和雪杨的事情后,我一度想和明江离婚,两次走到民政局的门口,第一次我落荒而逃,第二次我也最终放弃。我希望明江能够明白,对他最好的人是谁,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问明江,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和茉欣的感情应该很有基础才对,那么雪杨究竟是哪里吸引了他呢?“我对雪杨是一种神往,家里有什么事情就会跟她说,可以跟她倾诉很多事情,她会理解我,在她面前,我感到一种特别的自尊,也许是一种虚荣心作怪吧。”“那么你怎么看茉欣呢?”我问明江。他说的话让茉欣张大了嘴巴:“她有时候挺强势的。”

  我很强势吗?

  和雪杨的事情见光后,明江也曾说过,我的一些强势的表现让他无法接受。因为工作的原因,他要和上级领导打麻将,结果有一次我等得不耐烦,把他们的麻将牌拂得乱七八糟。还有一次,我堵在楼下,催他结束牌局。

  明江用一种很无奈的眼神看着我,也许这让他没有面子。他并不知道,背地里我又为他付出了多少。

  记得有一年,他的弟弟在外面出了事,急需用钱解决问题。我和明江的生活刚刚步入正轨,为了不让他担心,我偷偷地给他弟弟汇了10万元钱过去,却瞒了他整整3年。到现在,明江的家里人都还把我当作自家人,不分里外亲疏,知道了他和雪杨的事情后,都指责他不对,并说如果明江不认我,那他们就认我,而不认他。

  我曾经是一个能吃能睡的人,什么都不想,就连明江办公室的电话,换了好几年,我也是前年才知道新号码。可是他和雪杨这件事之后,我觉得自己也彻底变了,不知道该如何去相信他,如何再找回最初的平静。

  面对伤心欲绝的茉欣,明江垂下了头。他对我说,自己的确走了岔路,现在已经大半个月没有和雪杨打过电话了。他知道孰轻孰重,也不会再做伤害家庭的事情。他也在回想和茉欣经历的点点滴滴,他最爱的还是茉欣,他希望她能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我可以离婚,把一切都留给茉欣。但我也知道,她习惯了我。我也可以离婚不离家,如果她愿意给我机会,我想我们可以重头再来。”

相关文章
手机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4 68jt.com